你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新聞

古城大火究竟從哪滅起 因地制宜積極應對

2014-3-5 15:50:15      點擊:
    慧聰消防網 1月11日,云南獨克宗古城遭遇大火,古城過火面積占核心保護區面積的17.81%,古城內的文物建筑損毀面積為2220.45平方米,占總損毀面積的3.7%;2013年3月,云南麗江古城突發火災,燒毀民房107間;2013年4月,湖南鳳凰古城發生火災,由于消防通道狹窄無法迅速撲救,一棟古建筑及其內酒吧被徹底燒毀……在古城頻頻失火的背后,我們不禁要問:該如何才能讓我們的古城遠離火災?

    “坐”在火堆上的古城

    幾乎所有的古城火災都“燒”出了相似的問題:電路老化、道路狹窄、消防設施落后……當木構建筑的古代“軀殼”與現代電氣化設備“擰”在一起,各種隱患隨即潛滋暗長。一位北京市的消防工作者告訴筆者:“歷史街區的游客越來越多,烘托氣氛的射燈、大功率照明燈,室溫調節的空調器,除濕取暖的電熱器具等電器越來越多地在古建筑內使用,火災的隱患也隨之增大。”

    筆者了解到,許多古城建筑正“坐在火堆上”。在古城內,多數普通絕緣電氣線路不經穿管保護就直接敷設在古建筑的梁、柱、欄、壁板、樓板等處。線路以及配電設施陳舊老化、絕緣損壞,私拉亂接電線的現象司空見慣;很多古建筑避雷針由于銹蝕、損壞嚴重,基本失去了防雷作用,保護措施形同虛設。

    消防道路不暢、水源不足是古城、古村消防安全的另一大隱患。一旦火災發生,它們往往成為救火過程中的致命障礙。據了解,獨克宗古城火災造成嚴重損失的重要原因是古城內部道路狹窄,大型消防車輛無法進入受災核心區,再加上取水點較遠,造成消防設施水壓不足,給撲救工作帶來極大困難。而在鳳凰、洪江等古城,無不由于旅游開發過度導致商鋪、住戶交織,房子密密麻麻,街巷又窄又繞....。。正是在這樣的現實困境之中,風險與消防之間的強烈反差令人觸目驚心。

    “兩難”困境,如何突圍

    明知隱患,卻無防范;早有預見,卻無準備,這幾乎成為古城火災一再發生的共同肇因。古城的消防安全誰該負責?消防、文物、城建、市政等部門都承擔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和義務,卻又都有莫衷一是的苦衷。

    早在1984年,文化部、公安部共同發布了《古建筑消防管理規則》,時隔30年后,消防技術與當時相比雖然有了很大的進步,但針對歷史文化街區木結構建筑群的消防至今仍按照當時的標準。由于沒有與時俱進的古建筑消防標準可以遵循,在歷史街區里,消防和保護成為一對幾乎無法解決的矛盾:一些歷史街區的消防材料、耐火等級、防火分區、消防通道等往往無法設防。“現在所有歷史街區的木結構建筑的消防設施均不達標,不查則已,一查問題頻出。”東南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朱亞光擔憂地說。同時,他特別強調,不能因為現行的消防標準不達標,就強行給具有歷史價值的木結構建筑“動手術”。

    筆者了解到,消防人員對于木結構建筑的滅火也缺乏具體的應對措施,而且火災發生后,各部門無法有效協調,每個系統都強調本系統的法規,錯過了滅火的最佳時期。

很多城市相關部門也已經注意到了這些問題,北京市和江蘇省蘇州市分別制定了《北京市古建筑消防管理規定》和《蘇州的木構古建筑消防規定》,對木結構建筑的防火采取相應措施。

    法規固然重要,落實法規特別是提高人們的古建筑消防意識則更為重要。據了解,古人對古建筑的防火非常重視。南宋時,為了防火,杭州采取打更人夜里巡邏防火值班制度,還開鑿了大量的水井作為消防水源。明朝嘉靖年間的徽州,房子密集,多次發生火災,時任太守觀察后發現,受災面積小、損失少的屋檐都用磚頭包了起來,于是他推廣這一方法并起名風火山墻。近代蘇州和無錫的歷史街區都有民間消防隊。遺憾的是,這些民間的防火措施在社會急劇轉型過程中漸漸瓦解了。

    “現在古城街區都被商業化了,商家對原來居民房子的態度不一樣,有的古房屋改造成了旅館,或店鋪,為了短期的利益,很多人都將消防安全置之腦后。”北京建筑工程學院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院長劉臨安說。

    社會管理缺失嚴重是消防工作又一隱憂。相關專家表示,人防、技防,心不在都白忙,出現火災了,消防安全就成了第一要務,各相關部門都會加大安全管理力度、消防安全隱患排查密度,大家都繃緊安全的神經,加派人手,購置消防器材,修建消防設施……一時間,各種措施齊上馬。風聲過去了,很多時候消防法規制度和相關措施就又成了“墻上掛掛”的擺設。

    因地制宜,積極應對

    對于歷史街區內古建筑的防火,朱亞光認為,必須要專門制定適用于歷史街區的消防規范,不能因為是歷史街區,就拒絕消防標準。當然,也不能將現代設施強行安置在歷史街區的古建筑上,消防規范與古建筑的現實狀況必須二者兼顧。他建議,各地歷史街區因街道寬度、材料、習俗、氣候等不同,制定消防標準時要充分考慮到地方的特點,因地制宜。要標本兼治,統籌全局,立足于防災體系的大環境中。

    劉臨安告訴筆者:“日本京都的巷子很窄,同樣消防不達標,但每個歷史街區都有明確的消防負責人。在臺灣一些古代木結構建筑達不到消防規范,他們就因地制宜地搞消防演習,拿到演習的資格證,才能住到古建筑里。”他提出,要通過立法,強制要求任何人不能私自堵塞和占用安全通道。各家各戶多少要花一些錢,用于提高木結構建筑的耐火能力,并加強古城、古村消防設施建設,并研究開發小型消防車。

    一些基層消防指戰員認為,地方政府應與消防部門配合,針對古城古寨的消防水源需求,為每家每戶配備儲水“太平缸”,并在歷史街區設置高位蓄水池,進行消防水源儲備。如果附近有小溪河,還可配備手抬機動泵。

幸运飞艇官网开奖走势图